WHISPER OF PETALS

當我們種植植物時,就像種植了我們內心的一部分。我們花時間在花草和自己身上的時間,也會成為生命中的養份。花朵代表著生命的美麗和多樣性,每一朵花都有獨特的外觀和花瓣的排列,展現了大自然的創造力和多樣性。花朵也象徵著生命的脆弱和短暫,花朵會綻放、會凋零,它們的美麗只存在於有限的時間。花朵也被視為感情的象徵,人們會用花朵來表達對他人的愛、感謝和祝福。而這些花也有它們的「守護者」,「守護者」與花需要建立深刻的聯繫。已知最早的插花藝術可以追溯到古埃及,過去也有很多華麗而具標誌性的花卉畫作。今次邀請了花藝師以他們的方式重新演繹一些經典的花卉畫和進行訪問,了解他們開業所遇到的挑戰、重新感受與自然的連結,找到屬於自己的、獨特的花朵聲音。

 

1

HARRIET PARRY (@harrietparryflowers)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LONDON

HARRIET最近曾獲邀為HERMÈS創作六位花卉人物,靈感源自她的"FLORAL HUMANS"系列。這系列的植物生物以人類的型態呈現,他們會穿上不同的衣物以及用花朵、樹枝和樹葉所造成的飾物。色彩繽紛和富有玩味,HARRIET的風格就是如此獨特。她來自倫敦,在農場長大並被鄉村環繞著。祖母有一個美麗的花園,一直深深地吸引著她,因此她從小就對花卉和大自然產生濃厚興趣。「我的設計讓人們停下來,仔細觀察。與自然的奇妙分享,最終為我們這個節奏快速的世界創造一種靜止的感覺,即使只有一瞬間。」 因為花卉和大自然一直是HARRIET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她成為一位花卉造型師和藝術家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加上本身在美術方面的背景,讓她更注重細節、色彩、質感和構圖。

(FULL INTERVIEW HERE)

GUSTAV KLIMT

PORTRAIT OF EUGENIA PRIMAVESI, 1913-1

 

2

CORIE SIELAFF (@foxtail_florals)

FOUNDER OF FOXTAIL FLORALS,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CALIFORNIA

她喜歡玩紋理和形狀,以及任何不同常規的東西,更常常在作品中加入暗色系元素。CORIE的風格較不傳統,總是帶有某種戲劇性或情感色彩。她於二零零九年離開時裝界後開始設計花卉,並創立了FOXTAIL FLORALS。

她的母親開花店,所以CORIE小到大也常常接觸花朵。對她而言並不是一個太瘋狂的職業轉變,同時能讓她能夠保持創造力,並且仍然在造型方面工作。

(FULL INTERVIEW HERE)

MARGHERITA CAFFI 

STILL LIFE WITH FLOWER VASE, SECOND HALF OF THE XVII CENTURY

 

3

BENJAMIN JOUET (@benjaminjouet)

FOUNDER OF DAPHNÉE,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FRANCE

他自然的風格,融合了法國風格和亞洲風格的影響,突顯花朵美麗的線條。BENJAMIN 在法國南部的普羅旺斯長大,並一直與大自然保持接觸。每年夏天他都會和祖父母住在一起,在路上用找到的花組成花束,送給祖母。在畢業後學習園藝之後,他在法國開始了自己的園丁生涯,然後夢想著能夠在紐西蘭和日本生活。十年前,他想嘗試做花藝,開始用花園裡的花做花束,後來成為了日本和韓國的花藝師。回到巴黎後,BENJAMIN在花店工作。就在去年,他在巴黎第七區開了一家花店「DAPHNÉE」。

(FULL INTERVIEW HERE)

VINCENT VAN GOGH

SUNFLOWERS, 1888

 

4

PHKA (@phka_studio)

FLORAL BRAND BASED IN THAILAND

PHKA是一群擁有不同創意背景且共同對花卉有興趣的人,合作成立的一個工作室。他們不遵循特定的美學風格,例如古典、自然或者花道。他們更傾向於將風格定義為「CONTEXT-BASED」。他們的設計目標是通過試驗材料來綜合功能性和美學的要求,較為實驗性,力求達到最佳的效果。然而,他們大部分的作品都參考了當代美學。

「透過情色的表達和金色的運用,GUSTAV KLIMT的《吻》曾是一幅挑戰社會規範的爭議性作品,誘人地擁抱著性解放和肉體的愉悅。透過解讀這個觀念,我們將花朵和植物(康乃馨、百合、銀鶯花和鐵樹)解構,擺脫了傳統對於花卉美的概念,並以新的形態來表達它們。」——PHKA

(FULL INTERVIEW HERE)

GUSTAV KLIMT

THE KISS, 1907

 

5

ALI (@huawoodiary)

FOUNDER OF HUAWOODIARY,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TAIWAN

「我們無法以入行時長定奪一位工作者的經驗能力,因為一份志業的誕生,往往是從童年就開始養成。」她成為花藝師的原因,是從小就開始累積的事。小時候的孟妍經常和母親一起到花市挑選盆栽,當時她最愛種植的就是薔薇花。因深信日本IHM研究所江本勝博士《來自水的信息》裡頭談論水結晶形成的研究。 所以,她每天都會讚賞花兒們,與它們對話。從那刻起,花朵就成為了她生命中重要的夥伴。 在訪問中,除了深深感受到她對花藝的愛,還感受到她對生活熱誠,字裏行間流露出一份真摯的親切感。

(FULL INTERVIEW HERE)

VINCENT VAN GOGH

SUNFLOWERS, 1888

 

6

LILEE GREGORY (@astrodaphne)

FOUNDER OF ASTRO DAPHNE,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AUSTRALIA

她一直是個非常有創造力的人,從小就對花朵充滿熱愛。但一直等到大約三年前,她才決定要轉換職業,開始自學花藝設計。只過了短短幾個月,LILEE創立了ASTRO DAPHNE,並在她的公寓工作室開始工作。她非常喜歡奇怪和獨特的事物,通常在她的作品中都會看到明亮多彩的花朵。獨特、奇怪但有趣可謂她的個人風格呢!

(FULL INTERVIEW HERE)

HENRI FANTIN-LATOUR

ROSES AND LILIES, 1888

 

7

HYUNA KIM (@ower_flower)

FOUNDER OF OWER,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KOREA

優雅而自然的風格,在HYUNA的笑容下,加上了一抹清新。HYUNA是一位韓國的花藝師。在成為花藝師之前,她在大韓航空當了十年的空姐。當時,她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參觀世界各大城市的知名博物館和藝術畫廊。在航班之間的閒暇時間,激發了她創造自己獨特事物的渴望和嘗試的心情。她對花藝一直有著濃厚的興趣,這讓她獲得了心靈上的滿足,最終她成為了一名花藝師。

(FULL INTERVIEW HERE)

HENRI FANTIN-LATOUR

ZINNIAS, 1897-99

 

8

DAHYE LEE (@rosyrosie_flower)

FOUNDER OF ROSY ROSIE,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KOREA

DAHYE的專業是時裝設計,因為她喜歡製作漂亮的東西,搭配它們,並以自己的名義展示它們。然而,她意識到時裝界不是她真正想要發展的職業。當她為自己的事業深感憂慮時,決定參加為期一天的花卉課程以獲得一些靈感。在那堂課之後,她做給了她祖母第一束花當生日禮物,祖母真摯的反應和回答成為了她投身花藝界的其中一個契機。「我想我會喜歡做一些事情,讓某人的特殊日子更加光彩奪目,或者讓平凡的一天更加光彩特別的。我發現我可以用鮮花做到這一點。」從那以後,她開始更了解花,累積了更多經驗,終於在韓國開了自己的花店「ROSY ROSIE」。 

(FULL INTERVIEW HERE)

ODILON REDON

WHITE VASE WITH FLOWERS, 1916

 

9

ANNE OBERWALLENEY (@anne_oberwalleney)

FOUNDER OF IKOFLOWERS,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GERMANY

「我不能沒有鮮花。它們滋養了我,今天我知道並感覺到它是一個循環。一種給予和回饋。」ANNE的花路始於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七年她開設了花卉工作室。出於對自然形態的深切需求和對花卉產業的研究,二零一八年她開始自己種植所有花卉她與大自然、與地球母親的連結變得越來越強烈,在與花卉合作時改變某些東西的願望也越來越強烈。在二零一九年,她與其他六位SLOWFLOWER先驅者一起在德國創立了SLOWFLOWER BEWEGUNG (www.slowflower-bewegung.de)。二零二零年,她開始了靈性工作培訓,希望彌補缺失的一環,並與花朵建立了更深的聯繫。

(FULL INTERVIEW HERE)

VINCENT VAN GOGH

IRISES, 1890

 

10

JENNA (@bryoniaflowers)

FOUNDER OF BRYONIA FLORAL STUDIO, FLORIST BASED IN ENGLAND

大自然是JENNA所有作品的核心,並且啟發了她從事這一行。它平靜地引導她的方向、花卉設計和創作的衝動。她喜歡用流暢和有機的方法,倡導色彩、特別的形狀和野生豐富,同時確保環境受到尊重。她用永續設計實踐,並對工作充滿熱情,同時尋求減少BRYONIA足跡的方法。BRYONIA的理念從一而終——每年為特殊場合、婚禮和活動提供優良、精心挑選的時令鮮花。所有花藝佈置、安排都是由JENNA領導和設計,她與經驗豐富的團隊密切合作,創作出各式各樣的作品。

(FULL INTERVIEW HERE)

ÉDOUARD MANET,

TWO ROSES ON A TABLECLOTH, 1882-83 

 

11

LUCY HUERTA (@efeatelier)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MEXICO

一位墨西哥的花卉設計師,也是兩個女兒的母親。LUCY是女性創作者和各種藝術表達形式的狂熱愛好者。她與花卉的旅程始於小時候,LUCY的家總是擺滿了精心挑選的植物,她的父母和祖母們十分熱愛植物。然而,直到她結束了作為視覺藝術家的職業生涯,才意識到這種愛好深深植根於自己的內心。多虧了INSTAGRAM的興起,二零一零年起,她開始關注那些將花卉作為藝術和創作工具的了不起的藝術家們。她知道她需要成為那種魔力的一部分。「這不僅僅是關於花卉或植物,它是藝術,它讓我感到驚喜。」 

(FULL INTERVIEW HERE)

GEORGE REEKIE

HUILE, ROSES, 1954

 

12

ERYN (@by.erynk)

FOUNDER OF ERYN.K, FLORAL DESIGNER BASED IN SINGAPORE

ERYN是一名接受過律師培訓並執業了七年的律師,後來透過花卉發現花卉和藝術的旅程是一段漫長而曲折的旅程,但也無阻她決定全力追求對自然創造的熱情。

我一直對大自然中存在的大量細節非常著迷和著迷。甚至在發現花卉作為我的創意表達媒介之前,我就一直喜歡在珠寶製作、繪畫和繪畫中使用葉子或花卉圖案。外出時,我的注意力常常會集中在沿途樹木或灌木叢的葉子上的線條和曲線,或是陽光如何落在柵欄上的藤蔓上。在這個常常顯得荒涼、過於喧鬧的世界裡,大自然的寧靜之美讓我興奮又舒緩。我希望我的插花藝術能帶給觀眾同樣的興奮和對我們自然世界的欣賞。

(FULL INTERVIEW HERE)

CLAUDE MONET,

WATER LILIES, 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