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SIDES OF WING SHYA

拍電影是夏永康目前最喜歡做的事,儘管在許多人眼中,他的攝影師身份更為人熟悉。藉著第四十三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拍攝的機會,WING SHYA向我們講述了他的世界中電影和攝影的故事,讓我們發現兩個不一樣的他。

 

TALK TO WING SHYA

PHOTOGRAPHER, DIRECTOR

 

X:《MILK XWWING SHYA

 

X:說說你對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看法吧?

W:小的時候就開始在看,它的片子很棒,每一年都會期待。尤其是做創作,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機會。

 

 

X:今次主要擔綱甚麼角色呢?

W:主要是拍照,用一個IMAGE表達今次的主題。

 

(夏永康為第四十三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拍攝主題海報)

 

X:之前和郭富城先生有過多次合作,這次你也為他拍攝電影節的宣傳照,為何會促成今次的合作呢?

W:他剛好是今次大使!我也喜歡他,從小玩到大。

 

 

X:你私底下會怎樣形容他呢?

W:其實很難有這樣認真的人,他非常投入,也會提出自己的想法,合作很好玩。他好像會了解你的問題,想辦法幫助你,這是很難得的。和他合作,難題總是會得到解決,拍戲的時候就算是難度很高的要求,他也總是說「我一定能搞定」。特別好的一個人,工作上的狀態很好。

 

 

X:最近除了電影節的拍攝,還有在忙甚麼嗎?

W:去年拍了兩部戲,現在主要是剪輯,其實我還挺有空,買菜煮飯。

 

 

X:新一年快將到來,你有何計劃嗎?

W:我想繼續拍戲,我很喜歡。上一部拍了半年,我很享受和演員們溝通、拍電影的過程。劇組裏是第二個世界,我感覺很幸福。即使是拍照、茶水(的崗位),大家像一個FAMILY,特別幸福。

 

 

X:拍戲和拍照是不是有很大分別?

W:很大分別,在現場拍戲時你根本不會想拍照的事情。因為導演要MANAGE的東西太多,要很清醒自己做的事情,不能倒下,要很堅持自己。拍照的團隊小很多,像我一個人可以在日本自己背著包不需要ASSISTANT也可以做到,電影卻需要一群人一起。拍照是我自己世界裡看到的,但電影卻還要其他人也要看到,壓力大很多。

 

 

X:電影或攝影上,有哪些故事和主題希望探索?

W:我不太貪心,因為我不懂的有很多。我喜歡一些愛情和現代的東西,我有信心才敢接。未來也會繼續走這條路,可能故事會更複雜,我怕突然跳出去試另外一些東西,自己會處理不了。

 

 

X:攝影是一種記錄,和拍戲兩者對你來說有何意義?

W:攝影可以很個人,是為自己的,電影是給觀眾看的,不是我一個人的。我還是會在乎觀眾的反應,他們的享受是我滿足的一部分。相片如果有人不喜歡我覺得沒問題,我自己享受就夠了。當拍攝FINE ART的東西,我不太管其他人的想法,電影上我就不敢這樣做。

 

 

X:觀眾會不會覺得拍照和拍戲時的你是兩個不同的人?

W:是!在巴黎有人問我,為甚麼不拍以前的那些照片?我不敢啊!除非我收到劇本需要或有老闆想大膽去玩。我會做這個東西,遲早的事,只是我總害怕票房不好,想花錢前要先賺錢。以前年輕我是不管的,但現在覺得這麼難得開一部戲,就會CONCERN這個。

 

 

X:在攝影時,你一直相信感覺,為甚麼?

W:可能我讀FINE ART。或是,我從小就很EMOTIONAL,很容易有感覺。發現原來我對一些東西很SENSITIVE,例如在高速公路上開車聽著音樂,我可能就會感動到哭。在大學時,學校也教我們用感覺創作。就像畫素描時,老師會關燈讓我們畫感覺,從那時起,便孕育了我用感覺做事的方式,我已經習慣了,拍照的時候憑感覺。沒有技巧,不去想END RESULT。但也不是經常都這樣,拍COMMERCIAL時不可以只憑感覺,但如果有人欣賞,也可以的。

 

 

X:電影上的做法有甚麼不一樣呢?

W:電影會跟劇本那一刻想說甚麼,但很頑皮地有時會和演員的想法一樣,「不如用EMOTION來說這句對白,刪掉這句,用身體語言來表達」,大家就會去嘗試,很好玩。

 

 

X:《春光乍洩》的劇照特別美,可是鏡頭下那個時代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一切都不一樣了,如今要創造出這般經典的作品是不是很難?

W:可能是現在回以前才會有這樣的感覺。我那天去畫廊,畫廊的老闆拿著照片問我這拍了多久?我說已經有二十年了。在攝影上來說,二十年算是VINTAGE,所以現在看二十年前,就會有一種VINTAGE的感覺。現在的也可能是經典,但要到以後才知道……我記得當時幫王家衛做了《HAPPY TOGETHER》一本COLLAGE的書,那時候沒人賣的,蝕了不少錢,但現在很多人想找回那本書。有些東西要經過一些歷史才會令人回味,那一刻不會知道。我不覺得一定要回到以前。

 

 

X:你怎樣看待美與不美?

W:我其實越來越沒有JUDGEMENT,這很PERSONAL,當它很個人的時候,JUDGEMENT沒有意義。這是我個人的,為甚麼要說給另一個人聽?既然我相信這個PERSONAL的。我變得越來越沒有JUDGEMENT,美或不美,在那一刻我有感覺,但我不會去評價。可能在下一刻,或是另外有些人覺得它是美的,我很少去JUDGE,反而會用一個方法,在大學時也試過,我的老師說不如試著喜歡一些不喜歡的東西,做PROJECT時做自己最討厭的東西,過程裏就會看到另外一些東西。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這些觀點可以丟掉了,交換角色又如何?喜歡自己最討厭的,玩弄自己的腦袋多有趣!所以美和不美沒所謂,美和不美又如何?

 

 

X: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攝影,會去做些什麼?

W:爬下山,做什麼都可以的。攝影是工作,創作藝術的方法,現在不做也行,現在會享受,以前看到漂亮的東西很緊張拿相機,但其實顧著拍照會MISS掉一些東西,現在不拍了只坐在那看著欣賞也很不錯。以前貪心想擁有一張照片和留住那一刻,有種貪念在裡面,其實不拍也可以啊!

 

 

X:有哪些人覺得很有趣,希望之後可以合作?

W:其實都可以的,普通人也行,沒什麼所謂。不一定要出名的,不過若是不同的人會很有趣,如果是一個囚犯,我覺得這還挺有趣的。

 

 

第四十三屆香港國際電影節(HKIFF43

2019318日至41

 

coordination > fabrizia mak text > fung hiu kwan  photographer > kit chu special thanks > HKIFF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