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NOÉMIE CHAILLET-PIQUAND的藝術創作世界 從平凡日常之物發掘深刻意義

對於那些人們已有一定認知的物件,很少能引起我們注意和思考。在我們眼中,那不過是功能實用的物品,然而在NOÉMIE CHAILLET-PIQUAND看來,卻有著很不一樣的涵義。她的故事,要先從HERMÈS說起。十七歲那年,她進入HERMÈS傳媒部門任職,一待就是七個年頭,後來辭去工作就讀皮革工藝的課程,完成學習後進入HERMÈS工坊,她有了更多空間開展實驗和創作,為她之後的創作之路作下鋪墊。此後輾轉在L’ORÉAL、DIOR品牌任職,也讓她的經歷愈加豐富。然而她也面對著很多創作者的艱難,白天工作,夜晚創作,想辦法令自己的意念變成真實,不停不停地嘗試,實在不易。2015年,她索性放下一切工作,專心創作這件事,這時她把目光投在自己最初的作品——傢俱。她開始搜集來自各個時裝品牌的舊衣、毛毯、包裝帶等材料,將它們聚合起來再重用、設計,她很喜歡這個過程,重複的解構、包裹、切割,不斷的探索和審視,她開啟了屬於自己的創作之路。今次,她與本地時裝精品店JOYCE首次合作,於JOYCE海港城店內進行了一個小型展示,由她親身講述創作的歷程和背後的想法。

INTERVIEW WITH NOÉMIE CHAILLET-PIQUAND
ARTIST

X:《MILK X》
N:NOÉMIE CHAILLET-PIQUAND

 

X:這一切是怎樣開始的呢?
N:這一切要從我畢業後說起,十六歲那年,我開始工作,成為一位記者,後來加入HERMÈS傳訊部門,開始有機會接觸產品。當時我向他們提議設計運動鞋,於是便有了品牌第一雙運動鞋,那時候並沒有很多奢侈品牌會去做這種設計。然後我發現,自己很喜歡產品的創作過程,想像、測試、實驗⋯⋯一步步創作出新的產品,這之後變成了我的工作,從傳訊部門轉到研發部門,負責HERMÈS配飾的設計研發,在那裡創作出我的第一個手袋設計⋯⋯設計時我對自己說:「你可以失去所有,但要嘗試以不一樣的方式達成它。」總會有很多不同的方法。離開HERMÈS後,我用一年的時間在FERRANDI學習皮革工藝,從那裡學習HERMÈS認證的工藝技術,深入探索一門手藝,實在很有趣。後來我再回到HERMÈS,負責創新設計研發。隨後我卻感覺到有些沉悶,我的媽媽也是為他們工作的,我對HERMÈS的所知甚多,並已有一段很長時間,於是想去發掘不同的東西,那時我還很年輕,便轉到美妝品牌,瞭解工業生產的過程,它就像HERMÈS的反面,非常有趣。而我總渴望著去發現、學習、實驗,去認識新的人、新的工作方法、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挑戰。

 

X:為什麼最初會想以品牌包裝絲帶創作?
N:對我來說,這比奢侈品更難得,因為你不會買到它們,它就像一個符號,一個禮物,用它包裝你的禮物,同時有著不一樣的解讀方式和喜好⋯⋯你可以說這出於對品牌化極限的提問,譬如在叉子綁上CHANEL絲帶,是否就可以說它是CHANEL的叉子?又或是你說它是日常的商品,一件日常的奢侈品⋯⋯在我看來,更像是把工業化生產出來的東西變成非工業化的物件,特別反映如今奢飾品世界的產業化趨勢。而我認為,這就如一種新的產品,運用奢侈品和潮流品牌的美學,去創造新的意義。

 

 

X:除了絲帶,你還會用上很多不同的材料,像是布料、橡皮筋、膠帶⋯⋯
N:事實上,最初我是從所有的材料入手,後來才有絲帶的想法。剛開始我設計了一個椅子,再後來看到身邊的餐刀,就想「噢,不如我試著把它包起來」然後這便是這個概念的緣起,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在這之後,我一直尋找新的創作,但腦海中關於那把小刀的念頭一直都在,我想到用雙面膠紙粘著絲帶,這個方法更有效,也能用在不同的物件上,刀、叉、錘子等等工具,以及圍繞身邊的任何東西⋯⋯這是開始,現在我依舊做著這樣的創作,我想這是無止盡的。而這變成了表達自我的創作,在這一刻,我能感到創作帶來的愉快和無限可能。

 

X:你是如何決定一個創作物件和對象?是隨機的,或是會有某些特定規則?
N:這過程是混合的,運氣和許多的選擇,將它們結合起來,然後一切都變成可能。我會去跳蚤市場,遇到有趣的物品便將它們購入,我在市場買下舊的相機,把它們包起來,發現自己很喜歡這個效果,於是便想著再找錄像機,一點點積累,給我新的點子和物件。我從古董店發現一條鑰匙,然後再找到另一條⋯⋯我希望對日常和奢侈的觀點進行提問,什麼是真正的奢侈?其實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而物件本身也帶著象徵和疑問,什麼可見?什麼不可見?身體、靈魂、內涵⋯⋯這關於圍繞我們身邊的世界,我的目的是提問,而不是創作出美麗的事物。對我來說,這沒有最佳的解答。我認為,藝術的目的在於提出問題,而每個人都擁有權利作答,更不會有壞的答案。

 

X:從構思到成品,創作的過程是怎樣的?
N:有兩件事要做,第一是準備要包裹的物件,進行塑型,令表面和形態平滑,另外則是準備絲帶,這並不容易,五米長的絲帶還要有一樣長度的雙面膠,當中需要很多的預備。當一切準備妥當,就開始小部份地包,有時候要從不同的方向和部份著手,有些看起來很容易包的,其實並不簡單,你還要非常專注。

 

X:試過有哪些失誤?
N:當然!就像SUPREME椅子這個作品,朋友當初送了兩張椅子給我,我就想「噢,不如就把它包起來看看,反正沒什麼可失去的」我想應該會好看,毫無計劃地,我用紅色裹上第一層,效果卻不太好,隨後我加上第二層黑色,還是不好看,最後我再加一層紅色,才終於覺得是漂亮的,你可以看到紅色後面的黑色,黑色後面亦有一層紅色,形成一種同步和動感。所以生活中很多東西都像這樣,許多運氣與互動。

 

 

X:有什麼賦予你靈感?
N:是一種混合,有時候我有一個想法,有時候看到某些東西而帶給我啟發。這就像舞蹈,事物與我之間的對話。可能在古董市場找到一直尋覓的物品,經過嘗試,才能知道它到底可不可行。

 

X:這些想法和概念的背後是什麼意圖?
N:重新思考我們生活的世界。如牙刷,你在浴室裡使用它,卻不會去觀察它,不會說噢它很漂亮,或是它很難看,就像不可見的,而經過一系列的包裹,它就變成可見的,但你卻不會再看見牙刷本身,所以不可見的變成了可見,可見的卻成為了不可見的,我喜歡這個遊戲。

 

 

X:說說你最近進行的項目吧!
N:我二月將在巴黎JOYCE GALLERY舉辦一個展覽,從二月二十四日至三月七日,裡面會展出我的有關時裝、美妝的創作,到時我還會主持工作坊,我不知道到時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一起期待吧!

 

interview & text > fung hiu kwan photography > 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