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NOÉMIE CHAILLET-PIQUAND的艺术创作世界 从平凡日常之物发掘深刻意义

对于那些人们已有一定认知的物件,很少能引起我们注意和思考。在我们眼中,那不过是功能实用的物品,然而在NOÉMIE CHAILLET-PIQUAND看来,却有着很不一样的涵义。她的故事,要先从HERMÈS说起。十七岁那年,她进入HERMÈS传媒部门任职,一待就是七个年头,后来辞去工作就读皮革工艺的课程,完成学习后进入HERMÈS工坊,她有了更多空间开展实验和创作,为她之后的创作之路作下铺垫。此后辗转在L’ORÉAL、DIOR品牌任职,也让她的经历愈加丰富。然而她也面对着很多创作者的艰难,白天工作,夜晚创作,想办法令自己的意念变成真实,不停不停地尝试,实在不易。 2015年,她索性放下一切工作,专心创作这件事,这时她把目光投在自己最初的作品——家具。她开始搜集来自各个时装品牌的旧衣、毛毯、包装带等材料,将它们聚合起来再重用、设计,她很喜欢这个过程,重复的解构、包裹、切割,不断的探索和审视,她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创作之路。今次,她与本地时装精品店JOYCE首次合作,于JOYCE海港城店内进行了一个小型展示,由她亲身讲述创作的历程和背后的想法。

 


INTERVIEW WITH NOÉMIE CHAILLET-PIQUAND
ARTIST

X:《MILK X》
N:NOÉMIE CHAILLET-PIQUAND

 

X:这一切是怎样开始的呢?
N:这一切要从我毕业后说起,十六岁那年,我开始工作,成为一位记者,后来加入HERMÈS传讯部门,开始有机会接触产品。当时我向他们提议设计运动鞋,于是便有了品牌第一双运动鞋,那时候并没有很多奢侈品牌会去做这种设计。然后我发现,自己很喜欢产品的创作过程,想像、测试、实验⋯⋯一步步创作出新的产品,这之后变成了我的工作,从传讯部门转到研发部门,负责HERMÈS配饰的设计研发,在那里创作出我的第一个手袋设计⋯⋯设计时我对自己说:「你可以失去所有,但要尝试以不一样的方式达成它。」总会有很多不同的方法。离开HERMÈS后,我用一年的时间在FERRANDI学习皮革工艺,从那里学习HERMÈS认证的工艺技术,深入探索一门手艺,实在很有趣。后来我再回到HERMÈS,负责创新设计研发。随后我却感觉到有些沉闷,我的妈妈也是为他们工作的,我对HERMÈS的所知甚多,并已有一段很长时间,于是想去发掘不同的东西,那时我还很年轻,便转到美妆品牌,了解工业生产的过程,它就像HERMÈS的反面,非常有趣。而我总渴望着去发现、学习、实验,去认识新的人、新的工作方法、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挑战。

 

X:为什么最初会想以品牌包装丝带创作?
N:对我来说,这比奢侈品更难得,因为你不会买到它们,它就像一个符号,一个礼物,用它包装你的礼物,同时有着不一样的解读方式和喜好⋯⋯你可以说这出于对品牌化极限的提问,譬如在叉子绑上CHANEL丝带,是否就可以说它是CHANEL的叉子?又或是你说它是日常的商品,一件日常的奢侈品⋯⋯在我看来,更像是把工业化生产出来的东西变成非工业化的物件,特别反映如今奢饰品世界的产业化趋势。而我认为,这就如一种新的产品,运用奢侈品和潮流品牌的美学,去创造新的意义。

 

 

X:除了丝带,你还会用上很多不同的材料,像是布料、橡皮筋、胶带⋯⋯
N:事实上,最初我是从所有的材料入手,后来才有丝带的想法。刚开始我设计了一个椅子,再后来看到身边的餐刀,就想「噢,不如我试着把它包起来」然后这便是这个概念的缘起,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在这之后,我一直寻找新的创作,但脑海中关于那把小刀的念头一直都在,我想到用双面胶纸粘着丝带,这个方法更有效,也能用在不同的物件上,刀、叉、锤子等等工具,以及围绕身边的任何东西⋯⋯这是开始,现在我依旧做着这样的创作,我想这是无止尽的。而这变成了表达自我的创作,在这一刻,我能感到创作带来的愉快和无限可能。

 

X:你是如何决定一个创作物件和对象?是随机的,或是会有某些特定规则?
N:这过程是混合的,运气和许多的选择,将它们结合起来,然后一切都变成可能。我会去跳蚤市场,遇到有趣的物品便将它们购入,我在市场买下旧的相机,把它们包起来,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效果,于是便想着再找录像机,一点点积累,给我新的点子和物件。我从古董店发现一条钥匙,然后再找到另一条⋯⋯我希望对日常和奢侈的观点进行提问,什么是真正的奢侈?其实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而物件本身也带着象征和疑问,什么可见?什么不可见?身体、灵魂、内涵⋯⋯这关于围绕我们身边的世界,我的目的是提问,而不是创作出美丽的事物。对我来说,这没有最佳的解答。我认为,艺术的目的在于提出问题,而每个人都拥有权利作答,更不会有坏的答案。

 

X:从构思到成品,创作的过程是怎样的?
N:有两件事要做,第一是准备要包裹的物件,进行塑型,令表面和形态平滑,另外则是准备丝带,这并不容易,五米长的丝带还要有一样长度的双面胶,当中需要很多的预备。当一切准备妥当,就开始小部份地包,有时候要从不同的方向和部份着手,有些看起来很容易包的,其实并不简单,你还要非常专注。

 

X:试过有哪些失误?
N:当然!就像SUPREME椅子这个作品,朋友当初送了两张椅子给我,我就想「噢,不如就把它包起来看看,反正没什么可失去的」我想应该会好看,毫无计划地,我用红色裹上第一层,效果却不太好,随后我加上第二层黑色,还是不好看,最后我再加一层红色,才终于觉得是漂亮的,你可以看到红色后面的黑色,黑色后面亦有一层红色,形成一种同步和动感。所以生活中很多东西都像这样,许多运气与互动。

 

 

X:有什么赋予你灵感?
N:是一种混合,有时候我有一个想法,有时候看到某些东西而带给我启发。这就像舞蹈,事物与我之间的对话。可能在古董市场找到一直寻觅的物品,经过尝试,才能知道它到底可不可行。

 

X:这些想法和概念的背后是什么意图?
N:重新思考我们生活的世界。如牙刷,你在浴室里使用它,却不会去观察它,不会说噢它很漂亮,或是它很难看,就像不可见的,而经过一系列的包裹,它就变成可见的,但你却不会再看见牙刷本身,所以不可见的变成了可见,可见的却成为了不可见的,我喜欢这个游戏。

 

 

X:说说你最近进行的项目吧!
N:我二月将在巴黎JOYCE GALLERY举办一个展览,从二月二十四日至三月七日,里面会展出我的有关时装、美妆的创作,到时我还会主持工作坊,我不知道到时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一起期待吧!

 

interview & text > fung hiu kwan photography > wa